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罗氏1H2020再登全球制药榜首 赛诺根Organon技术成最新

发布日期:2020-09-14 06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尽管如此,但罗氏依然成功登上了2020上半场的制药TOP1,这依赖于其前瞻性的国际布局。在乳腺癌领域,罗氏目前的研发管线中包括15个乳腺癌在研项目。其中,位居首位的选择性雌激素受体降解剂(SERD)RG6171是罗氏基于赛诺根技术开发的第三代分子,目前已经取得了积极的1/1b期临床结果,罗氏准备在进一步的临床试验中检验其治疗HR阳性/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疗效。罗氏于2014年斥资17.25亿美元收购了此前已成功开发出前列腺癌药物Erleada(阿帕他胺/安森珂)的赛诺根制药(Seragon Pharmaceuticals),一举获得了针对乳腺癌治疗的第二代SERD候选药物,以作为其赫赛汀专利到期后的候补。

此外,2017年上市的多发性硬化症药物Ocrevus营收达20.76瑞郎,同比增长25%;血友病新药Hemlibra营收10.03亿瑞郎,同比增长94%以上;以及Tecentriq营收12.97亿瑞郎,同比增长74%。

无论是Organon的PD-1技术,还是赛诺根制药的SERD药物,正是由于这些“后浪”技术的加入,才带来了新药的强劲增长,抵消了其王牌药受仿制药冲击带来的下滑。2020下半场,对于所有制药巨头来说,寻找新增长点,将成为它们的持续课题之一。

罗氏2020上半年财报显示,集团制药营收达232.02亿瑞郎(249.91亿美元),同比下降4%,这是罗氏制药近年来首次下滑。其原因在于“黑天鹅”的到来与仿制药的竞争压力同时影响了其主营药物的销售额:“三大王牌”药物Avastin(贝伐珠单抗/安维汀)同比下降18%;Rituxan(利妥昔单抗/美罗华)同比下降23%;Herceptin(曲妥珠单抗/赫赛汀)同比下降28%。

而在2013年成功上市的Kadcyla(曲妥珠单抗)也是这一领域的后起之秀,其2020上半年营收达8.37亿瑞郎,同比增长39%。Kadcyla和Perjeta在乳腺癌辅助疗法领域的强劲增长,也成了抵消三大王牌药物负增长的新驱动力。

另一款在研疗法Ipatasertib则通过阻断PI3K/AKT信号通路来治疗TNBC患者,并且罗氏还通过并购的Foundation Medicine分子诊断技术来实现对上述患者的精准治疗。

当然,罗氏在乳腺癌领域也获得了相当丰厚的回报。2009年,罗氏通过收购基因泰克(Genentech)获得了王牌药赫赛汀,而另一款也就是目前已经成功上市的乳腺癌药物Perjeta(帕妥珠单抗/帕捷特),后者的2020上半年营收就高达19.41亿瑞郎,同比增长17%,及时接棒主力药物赫赛汀,甚至有望成为罗氏Her2+领域的新王牌。

近两年来,罗氏对基因泰克、赛诺根制药、Foundation Medicine和Organon(PD-1抑制剂技术所有者)收购的强大预见都正在逐步凸显。

SERD药物通过与乳腺癌患者体内水平异常升高的雌激素受体(ER)结合以限制其功能,在此过程中,ER的水平和活性下调,从而抑制肿瘤生长。除了这一治疗路径以外,罗氏的PD-L1抑制剂Tecentriq与化疗联用,也正在成为一线治疗三阴性乳腺癌(TNBC)患者的标准疗法(SOC),它能够提高PD-L1阳性TNBC患者的PFS和总生存期。

2020上半年,随着各大国际制药巨头的财报陆续公布,药企TOP5也已经出炉,瑞士罗氏(Roche)营收依然强势、位居首位。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